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交流 >学术交流

学术交流

分析:能源互联网如何串联“一带一路”?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保持长期较快发展。但重视发展速度、轻视发展质量的粗放式发展方式和“按需定供”的能源供应模式,导致了国内能源消费规模急剧增长,能源开发强度急速扩大。

 

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费国和生产国,目前国内能源主要受到三个方面的约束,即:化石能源国内供应有限,石油、天然气对外依存度高;高强度能源开发对生态环境造成巨大压力;产能和用能中心在地理上布局不均衡。作为支撑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常规化石能源的有限供应能力和日益严重的生态环境危机是世界各国面临的共同挑战。据国际能源署最新预测,到2020年,全球能源供应增量中的2/3将来自于新能源,新能源供应的增速将远大于传统化石能源。

 

未来全球的新能源供应中,风电和太阳能光伏将成为重要支柱。我国未来能源供应需求的目光将更多的聚焦到可再生能源的产生、存储和消纳上,通过网架坚强、广泛互联、高度智能、开放互动的电网对电能进行广域的传输、调度与分配,对我国电力装备制造企业提出了新的要求。

 

 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

 

串联“一带一路”经济带

 

习近平主席在20139月和10月访问中亚四国和印度尼西亚时,分别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下称“一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下称“一路”)构想,之后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一带一路”建设被纳入全年工作任务。作为“一带一路”建设能源合作的重要实践,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刘振亚提出“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服务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的观点,其主旨是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主要涵盖电力的洲内联网、洲际联网和全球互联,重点是开发“一极一道”(北极、赤道)为代表的大型能源基地、构建全球特高压骨干网架、推动智能电网在全球广泛应用、强化能源与电力技术创新,从能源合作的角度进一步推动“一带一路”经济带建设。

 

打开世界地图,我们可以看到“一带”从中国出发,经过了中亚、中东、东南欧,最终到达西欧终点,而“一路”则连缀起了东亚、东南亚诸国、南亚次大陆、北非、阿拉伯半岛等一系列国家和地区。如果说“一带一路”是友谊与合作之路,那么连接“一极一道”的全球能源互联网则是开发与繁荣之桥。“一带一路”所经之处不仅有石油、天然气等化石能源的产出国,如沙特阿拉伯、哈萨克斯坦等,也有着如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资源潜力巨大的赤道和北极地区。以全球能源观的视角看来,只有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统筹全球能源资源开发、配置和利用,才能保障能源的安全、清洁、高效和可持续供应。通过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连接“一极一道”为代表的大型能源基地,将各种集中式、分布式的风能、太阳能、海洋能等可再生能源输送给各类用户,形成服务范围广、配置能力强、安全可靠性高、绿色低碳的全球能源配置平台。

 

全球能源互联网由跨洲、跨国骨干网架和各国各电压等级电网构成,适应各种集中式、分布式电源,能够将风能、太阳能、海洋能等可再生能源输送到各类用户,具有网架坚强、广泛互联、高度智能、开放互动的特征。如果连接“一极一道”的大型能源互联网能够建成,南亚岛国夜晚用上北极的风电,内陆地区用上赤道的太阳能发电将不只是一个理论上的设想。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具有显着的规模经济性和网络经济性,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将保障我国和全球能源安全,保护地球生态环境,实现人类社会共同可持续发展。